数字化转型重塑多维新能源生态圈:设备制造和运营维护两端发力

现阶段,要降低新能源和储能的成本,一方面需要新能源和储能自身技术的进步,另一方面还依赖于数字化技术构建能源工业互联网,以促进新能源更多的应用,提高能源效率,并改善能源用户体验。

近日,在各地陆续发布的“十四五”规划中,清洁能源、可再生能源、光伏、风电、氢能、新能源汽车均成为“高频词”。记者通过梳理发现,在“碳中和”背景下,新能源行业开始通过数字化、智能化技术,加速推进数字化转型进程,全力保障能源安全,提升能源利用效率。

在业内人士看来,对于新能源企业来说,数字化转型需要在设备制造和运营维护两侧共同建设。在互联网时代,只有整合新能源全产业链,并与数字平台深度融合,利用大数据云计算等数字技术,才能构筑全新的能源生态系统,优化管理流程、降低生产成本、打造完整业务链。

疫情之后数字化转型将成“必选项”

为顺应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趋势,护航新能源行业高质量发展,助力智慧能源的构建,不仅需要针对既有业务痛点的数字化升级方案,更需要针对能源企业业务数字化转型与发展需求,综合提供安全合规、云化转型、大数据分析、AI应用的整体解决方案和一站式服务。

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技术处副处长侯金鸣表示,随着能源转型的不断深入和全球能源互联网的构建,未来电力行业将呈现出完全不同的形态:低碳化、数字化、智能化将成为新特点。“这些趋势意味着电力行业的管理、运营、服务、交易模式将发生巨大改变,电力企业需要重新思考用户在哪里,谁是竞争对手,谁是新一轮的利益相关方和参与者,以及能源生态系统如何运作等问题。随之而来的是新的用户参与方式、新的商业模式、新的竞争对手、更多的利益相关者。”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政策与经济研究所副总工程师韦柳融认为,如果说疫情前“数字化转型”还是很多单位和企业的选择之一的话,疫情之后“数字化转型”就成了必选项,单位和企业只有早做和晚做的区别,没有做和不做的区别。但从目前供给侧来看,支撑这种全面数字化发展的技术、产业和基础设施都不成熟,未来十到二十年,数字化需求和供给之间的互动、升级将成为数字化发展的主旋律。

数字化技术助力新能源利用前景

数字化手段能否赋能能源转型?上海电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裁黄瓯判断,作为能源装备制造业,如果把数字化转型做好,机遇大于挑战。“一方面,可再生能源装备会迎来商机﹔另一方面,大量的可再生能源接入电网,需要综合能源的解决方案,这也是一个机遇。伴随新能源大规模并网,同样需要用数字化手段,帮助用户保证电网稳定性、经济性及可靠性。”

围绕新型基础设施和数字经济发展,韦柳融表示,数据中心仍是投资热点。投资主体不仅包括电信运营商,传统的第三方数据中心运营商,一些传统行业的龙头企业、地产商、建筑商、政府都会参与其中。数据中心集聚区会加快发展,数据中心的技术架构也逐渐从简单的虚拟化走向云架构,大型超大型数据中心也会继续增加。

此外,国家电力投资集团公司科技创新总监范霁红认为,现阶段,要降低新能源和储能的成本,一方面需要新能源和储能自身技术的进步,另一方面还依赖于数字化技术构建能源工业互联网,以促进新能源更多的应用,提高能源效率,并改善能源用户体验。“我相信,在数字化技术助力下,“新能源+储能”是未来能源的主导方向。随着技术的进步,很快就会实现“新能源+储能”发电成本低于火电、核电发电成本的目标。届时,新能源会出现爆发式增长。”

开启新能源数字化转型新征程

“‘光储并济、数字互联’可以打破空间、时间、平台桎梏,光伏等清洁能源的发展潜力将被充分激发出来。未来,能源架构中将会最大限度吸纳清洁能源。”阳光电源相关负责人曾公开表示,在能源数字化和智能化发展过程中,提高新能源的渗透率,需要从技术路径和顶层设计上努力。

在技术路径方面,需要通过技术进步提升产品品质。新能源渗透率的提升,光伏与储能的深度融合成为发展趋势,能源数字化和智能化发展在这种趋势中发挥了积极作用。

在顶层设计方面,清洁能源数字化和智能化的发展,需要国家层面来统筹产业发展方向,建立健全技术应用标准体系和价值评价体系、制定合理的电价政策等。“光储并济、数字互联”下的经济和能源利用,才能构建出更高效、更可持续发展的清洁能源数字化体系。

国家发展改革委能源研究所可再生能源发展中心副主任陶冶表示,未来五年是新能源技术从辅助能源到成长为支柱性能源的重要发展期,因此应加强产业数字化工作的顶层设计,将新能源数字化平台建设从企业行动上升到国家方案,在全国范围打造和部署应用统一的数字化运行平台,汇集行业数据信息,服务国家能源清洁转型和新能源数字经济高质量发展,加快推动新能源产业数字化应用,全面支撑“十四五”规划研究和“新基建”,更好地服务实现国家碳达峰碳中和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