赋能千行百业 人工智能重塑产业格局

人工智能在经历了前期的高速增长,涌现出“AI+”应用,如AI+零售、AI+制造、AI+媒体等,无数创业者试图将人工智能作为黑科技以颠覆传统行业,而在今年,取而代之的是“+AI”,人工智能帮助传统行业降本增效和转型升级;人工智能的使命不再是颠覆或重构一个行业,而是帮助行业寻找新的增长动能。

向核心底层技术突破

在富士康工业互联网(工业富联)展厅,摆放着一组材料,钨矿、仲钨酸铵、钨粉、碳化钨粉排成一排。除了采矿环节不涉足,工业富联对钨材料的研究不断递进。

智能手机技术不断迭代,用材从不锈钢到铝合金,再到玻璃和陶瓷等,需求在倒逼整个制造升级,也提升对装备、工具和材料的重视程度。

在疫情初期,口罩紧缺,富士康生产面临停滞,工业富联仅用三天就实现了口罩自产,成为全国第一家转产口罩的企业。“口罩虽小,但也需要三样东西:材料、工具和装备。”工业富联董事长李军旗说,对智能制造关键技术的掌握,关键时刻有了应对挑战的韧性。

突发情况,对人工智能核心技术要求也凸显出来。在今年疫情最胶着时刻,包括武汉协和、雷神山医院等都出现了广州赛特智能配送机器人的身影,用于降低交叉感染的风险。

“当时的环境一切都是陌生的,也没有多余的时间给厂商调试机器,我们就深刻体会到对底层、基础开发扎实的重要性。”赛特董事长李睿说,不少企业不做基础层,底盘是买来的,自身只是做集成,但每个医院的场景都不同,需要对底层技术进行修改并灵活配置新技术,部分厂商的短板就展现出来了。

他就看到,雷神山、火神山医院的仓库中,堆放了大大小小不同品牌的各类机器人,最后真正开机并使用的不多,工程师来调试,医院反而还要去照顾这些机器和工程师。

“只有深入基础层,将定位、导航等核心问题解决了,才能谈实际落地应用,至于外观好不好看、是三个柜体还是四个柜体,都是后续才考虑的。”李睿说。

云从科技南区总经理刘毅鹏也有同样的感触,“AI能力需要不断持续投入,也许免费算法可以直接拿过来用,但遇到突发事件,就难以持续升级迭代”。

过去,我国人工智能产业侧重于技术层和应用层,尤其是终端产品丰富,但受限于创新难度大、技术和资金壁垒高等特点,基础层短板突出,底层技术和基础理论缺乏标志性研究成果。随着人工智能的不断推进,企业也在基础层不断发力,从底层推进人工智能产业生态建设。

广州人工智能促进会副秘书长蔡远尘分析,越来越多的企业已意识到,人工智能应用层的场景是无限的,对算法的需求也是无限的,但真正影响产业长期发展的是从人工智能基础层发力。

从应用型向平台型跨越

当前,人工智能的渗透率还远远不够,这并不是人工智能的价值不被传统行业认可,而是缺少进一步下沉的工具。正如搜索引擎出现之前,用户只有输入网址才能找到想要的内容。

对此,人工智能企业不仅在朝着深度发展,也在借助搭平台建生态的方式,往广度领域拓展。

“识别垃圾抛洒、粪车偷排、违停、遛狗……这些应用在日常生活中比较小众,但是,正是这些应用才是人工智能真正完善价值闭环的核心。”商汤科技联合创始人、CEO徐立说,商汤最大的特点是“平台化”,通过平台的可扩展性和应用的丰富性,从“广度”和“深度”持续完善AI产品的可用性。

“确实,人工智能不能只有一个亮点、解决一个核心的问题,真正要做到效率的提升,需要解决大量的细节问题。”刘毅鹏说,就好比苹果的生态体系,手机自有的应用也就几十个,人工智能企业不可能覆盖所有,而是应该借助合作伙伴的力量,上架不同的应用。

以“AI四小龙”为代表的人工智能企业,也已不再是“一家做人脸识别的公司”,在从对人的识别到对物的管理过程中,加速从应用型企业向平台型企业跨越。

可以看到,各大人工智能公司纷纷加快织就一张落地的人工智能大网,随着产业升级进程的推进,这张网将越来越密,也将帮助人工智能走进社会的各行各业,为经济的增长持续不断蓄能。